Zhiyue · 纸岳
HomeAbout

纸箱

August 02, 2016

七月的最后一天,我这个没什么“房东缘”的家伙又要搬家了。这是来到新加坡六年以来第十次搬家了。

搬家最难熬的事便是打包了。随着行李物品数量越来越多,光靠行李箱是远远不够的,最好是用专门打包用的纸箱。然而,网络上崭新的纸箱实在有些不便宜,十几个纸箱价格算下来竟然赶得上雇佣搬家公司的价格了。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去附近的超市或小卖部“借”点运货之后,废弃不用的纸箱来用,也算是废物利用吧。

一大早我就来到了住家附近的超市。超市每天都有客观的物流,我心想就算拿几个纸箱,应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厚着脸皮和正在忙着点货的店员寒暄几句,我瞥见她身旁成堆地纸箱,切入正题。“请问我们可以拿几个不用的纸箱吗?”我觉得我问得十分诚恳,既然是不会再用到的纸箱,那我再循环利用一下也无可厚非吧?“对不起,经理说用过的纸箱不可以给别人。”十分干脆地搬出了上级的指示。不好死皮赖脸,我点点头道谢之后便离开了超市。

超市规矩多,那我去小店拿应该比较容易吧?于是我往旁边的商场走去。商场里有许多小店,通常都是店主一人经营。我心想,扁平化管理,店主容易做决策,这下我总该能拿到几个纸箱了吧?

我走进一家面包店,店员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胖安娣(“阿姨”的意思),正在向顾客收钱。我稍等片刻,安娣收完钱之后转头向我问好,我便也礼貌地向她询问纸箱的事。安娣想了想,似乎并不确定,正好现在店里没有什么顾客,她便转头问了一下身边另一位正在整理面包的瘦瘦的安娣。

“不好意思,早上进货的纸箱我们应该已经拿去丢掉了。你要不去旁边的杂货店问问看?”好像又落空了。有点无奈,不过我还是向两位安娣道谢,然后继续去别家店里寻找。

接下来的两家杂货店似乎也没什么存货。我得知,大多数杂货店都是工作日才进货,礼拜天供应商们都歇了,货车司机们也应该抓紧周末短暂的时间好好休息吧。想到这,我觉得今天大概是要空手而归了,这下可不好交代呀!

没什么更好的办法,只好打道回府。想罢我便准备原路返回了。

“先生!先生!”似乎有人再急迫地叫着。是在叫我吗?会是谁?

我扭头一看,竟然是面包店里面的胖安娣,她手里拿着的正是一个纸箱。她一路小跑着从店里面出来,在面包店外把纸箱交到我手里。

“我看了一下,原来店里还有一个纸箱。你拿去用吧!”我有些感动,接过了纸箱。我想不到胖安娣竟然这么热心,我在别家店都走了一圈,她竟还把这事挂在心上。“真是太感谢你了!”“没关系,小事一桩!”胖安娣摆手笑笑,然后回店里继续忙和了。

我拿着这一个纸箱,快步准备走出商场,心想好在有点收获,至少不会空手而归了。

“先生!先生!”又有人在叫我?我停下了脚步转过头,原来是面包店里另一位瘦安娣。她手里竟然还拿了一个特别大的纸箱,从商场的仓库方向小跑过来。她用瘦骨嶙峋的手把纸箱塞到我手里,对我咧开嘴笑了一下。

我一时怔了,不知道说什么是好,只能不停地道谢,向她微微鞠躬。“不用客气。”瘦安娣简简单单地回答道,然后也回头快步走回面包店去了。

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多去光顾那家面包店,有些遗憾,搬去新的地方之后也许会很少再去这家面包店了。


Written by Yi Zhiyue A Software Engineer · 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
LinkedIn · GitHub · Email